热门旅游路线推荐
热门旅游攻略推荐

青海儿时过年八大件

发表时间:2021-10-20 20:35

     随着物质的丰富,生活节奏的加快,外来文化的侵袭,儿时过年的必要程序越来越少,过年趣味越来越淡。近几年,每到春节将至,人们总感叹,年味越来越没有了。


  盘点儿时的过年八大件,是对过去人们虽然生活清苦,但对生活及未来充满希望的追忆,也是对当下物质文明高度繁荣下某些民族的东西缺失的警示。




  扫


  漆


  灰




  腊月二十三是扫漆灰(灰尘)的日子。




  小时候,农村人特别忙,特别是公社时期,男女社员一年到头都要上工,很少打理房子,再说,土木结构的房子空间大,也难收拾,只有每年快过年的腊月二十三,农历传说是送灶神的日子,在这一天,农人都会抽出时间大扫除,当地土话叫“扫漆灰”。



  杀


  年


  猪




  儿时过年杀年猪,不像现在杀猪这么随便,一年四季啥时都在杀猪,啥时都可以买到猪肉。




  再说,那时候,一头猪从猪仔养到能杀最起码需要一年时间,春天抱猪仔,腊月杀猪过年。就连猪尾巴、大肠、小肠(俗语叫猪下水),内脏都会分得一丝不剩。不论能分到多少是好是坏的年猪,杀年猪的场面总会让一村子的大人小孩热闹。



  写


  对


  子




  近几年,街上卖的对子多,大多是印刷品。赶集的人随便就捎带买几幅回来,但贴到门上没有墨香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没有了当年腋下夹着一两张红纸,到村上某人的大院里,排队让村上的土先生写对子的过年氛围。在一家宽敞的院子,主人搬出方桌,甚至拿出四条长凳,在桌子底下拢一盆木炭火。




  写对子要排队的,虽然没队形,但都会自觉的按先来后到顺序让保印写对联。有钱没钱的人都来写对联。



  买


  年


  画




  当堂子的毛主席像必须换一张新的,两边的对联不用说了,肯定是贴上新写的。主席像两边,会贴上春夏气息很浓的年画,桃花盛开或者莲花一池。




  记忆力有一张两个男孩穿着短裤背心打乒乓球的年画。炕头墙上会帖一张胖娃娃的年画。。看着墙上春天气息很浓的年画,感觉天气忽然就不冷了,过了五天年,一下子就会走到春天。买年画,贴年画,过年啊!



  蒸


  白


  馍




  蒸馍是儿时过年的重头戏。




  时候到了腊月,人们就开始在石磨,后来在钢磨子(电动磨子)排队打粮磨面。磨面的原粮有麦子,其次是白苞谷。那时候,粮食紧缺,没有谁家能吃到纯麦面蒸的白馍馍。腊月二十八左右,我们的母亲们会用他们的灵巧的双手,一半麦面,一半白包谷面掺在一起发面。蒸馍前的晚上会做豆陷,用小豆泡了煮熟,用饭勺捣碎成糊状**;另一种陷就是萝卜丝了,有几丝红萝卜搭色**,加几根葱,添上盐巴就行。



  炸


  果


  子




  我们那儿有个习俗,就是蒸年馍和炸果子时外人是不能进门的。腊月二十五过后,到谁家串门,看到人家大门没挂锁,门却闭着,**就不要进,人家肯定在蒸年馍。而炸果子放到晚上也是缘于这个忌讳。光景再不好的人家,过年也会买几斤油,做炸果子用。当金黄的果子出锅,**个父亲吃,第二个是孩子吃,有人让母亲吃,做母亲的会摇摇头,会在煤油灯下微笑着说,我不饿。闻着油锅的香气,看着金黄的果子,一家人都满足在过年的好心情里。




  吃


  长


  面




  吃长面是三十下午的饭,也是一年里最后一顿饭。现在随着人们生活节奏加快,传统文化的渐渐缺失和生活态度的简单,面食主要是在超市买挂面或者外地人开的鲜面店买现成的面条。而我儿时的长面是母亲的手擀面。麦面里掺上苞谷面或者大豆磨的面(我们叫杂面),也有叫两掺面的,母亲却能做出纯麦面一样韧性十足,细长的面条。长面是我们平常吃不到的,三十下午的捞面做好了,母亲会先给父亲捞一碗稠点的,再给孩子们舀,最后到她自己的碗里就只有几根面了。



  总把新桃换旧符




  三十晚上熬夜是必须的。灰暗的灯光下,一家人坐在一起,烤着火,也许未燃尽的苞谷核会冒出呛人的黑烟,但一家人的心情是过年的心情,团聚,互爱,尊老爱幼。父亲拌饺子馅,母亲擀饺子皮,小孩子会翻出旮旯里的一分二分硬币。包饺子时,母亲会把洗净的硬币包在饺子馅里。第二天早上,也就是大年初一,一年里**早饭吃饺子的年饭,看谁能吃到有硬币的饺子,看谁吃到的硬币饺子多。吃到硬币饺子的人来年财运旺,会挣到钱,是一家人的希望。